长者的几个小段子

来自微博:http://weibo.com/p/1001603744549838162872

以下段子均为异位面某大国发生的故事,与本位面现实生活无关,请勿对号入座,涉及长者语录不保证一字一句准确,反正都是听来的故事,您也就这么一听。

1.1990年,长者在前海军刘大提督的建议下视察葫芦岛渤船重工,除了在405艇前那句著名的“核潜艇不能断线”之外,还有过这样一个段子。长者问:406艇上面有几枚弹?答:没有。长者又问:那岸上呢?答:一枚,88年927发射的备份弹。

长者面色铁青,回去之后的指示大意如下:“从牙缝里省,也要省出至少足够装满一艘核潜艇的量出来,这不是什么海基核威慑的问题,这是保证巨浪系列不断线的问题。”想想本位面巨浪2命途多舛的研发过程,如果90年代巨浪1再彻底停掉生产改进的话,现在的巨浪2......已经没法再往坏估计了。

2. 1990年年底,在601,“在82工程上,美国制裁我们,如此欺负我们,我们一定要把八三工程搞上去,一定要为国家,为人民争这口气。”1991年军委领导会议指示:“歼-8III一定要搞,钱,我想办法筹集。我们这么大的国家,买几架飞机解决不了问题,还是要自力更生,靠我们自己。”

想想那时候的经济形势,长者下这么大决心,八三工程还落得最后这个下场,我只能说606你个坑爹货。

3. 搞长剑的时候,虽然有了长者的“杀手锏”系列武器项目作为尚方宝剑,但是那年月哪个项目不想要经费?长剑全射程实验已经超过当时弹载遥测设备工作范围,需要飞机进行对弹全程姿态跟踪,检验弹载地形匹配制导系统工作可靠性,还记得某师那两架奇怪的4052和4053号737么?长者指示很明确,凡是跟长剑有关的项目,不用和别人抢食,一律走特殊项目经费,买两架737算什么?反正还得当神通一号试验型战略预警卫星信号中继机......

4. 96台海危机, 独立号航母战斗群大摇大摆的开了进来,长者原本批准的扫荡离岛的作战计划也因叛徒出卖而落了空。众人垂头丧气,叹息错过了机会,长者当然也不好受。回过神来,长者说,不打这几个离岛也有好处,有这几个岛,台独势力还有所顾忌,也就有个统独之争。没了这几个岛,他们躲进小楼成一统,台独不坐大也得做大。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嘛。

5. 9958之后,很多事儿明确了,很多事儿好办了,找长者要钱的人也多了,脸皮也就厚了。总装干脆把这些个东西统统谓之9958工程或者995工程。长者说,“不怕他们一窝蜂跟我要钱,以前倒是也一窝蜂,要的钱干什么去了谁知道?现在知道脸被人打得疼了,滋味不好受。我看做军工的人哪,还是要有一点精神的,有了这个精神,有了对国际形势的认识,我们才能放心的把资金交到他们手上。”

6. 南海撞机事件,“美国人欺人太甚!”这是当时郁闷之极的长者的原话,一字未易。 一周后,几乎在同一海域,空2师苏-27成功驱离从嘉手纳基地起飞的RC-135R,长者大喜,亲临苏-27所在场站慰问众将士,“我看我们的空军啊,还可以取得更大的成就!”夸张点说,“南国雄师,长空利剑”为空军争得了几乎一个十年装备采购的优先权。

虽说苏-27/30确实价值昂贵,引进苏-27生产线的11号工程一度也颇受非议,但长者的态度很明确,“大国空军必须要有重型战斗机,靠买解决不了问题。你们是重型战斗机的摇篮,国家信任你们。把11号工程交给你们,我也给国家的蓝天,买一个心安。”

7. 棍子的故事

都听PU爷说过那个买办的故事,我把这故事凝练一下。

1999年,在“争第一,用27,想打赢,要30”的年代,国产机已经不是性能不性能的问题,是信任不信任的问题。 在某现已伏法的大老虎当时的极力要求下,长者去了一趟大老虎任省委书记的某飞机制造厂,当时的歼10首飞成功不久,但因后续经费缺乏,后续原型机进度缓慢,众人皆担心又要走歼9的老路。

长者来了,厂方让著名试飞员雷大胆上天飞了一圈。长者是个学霸,长者是个军迷,长者看出来这是架机动性不次于苏-27的先进战机!

长者:这飞机好!咋没人跟我说!妈蛋老子为了买27,30在毛子那儿低三下四回来被人骂买办,有这飞机......哎,薛总(歼10项目总工程师薛炽寿),这个飞机你们一年能造100架出来吗?如果100架不行50架能不能!今年大阅兵你们能不能派个几架先过来展示一下我国的军威国威!

薛总看着长者热切的眼神,十分惭愧:这个飞机距离批量投产还有一段距离,不过我们保证将在最快的时间内完成型号的试飞和投产。请组织上放心,我们有这个决心和实力完成任务。虽然现在还有一些资金短缺的问题,但是我们能够想办法克服!

长者一听,什么?!资金有问题。来人啊!说着叫过某长来,大笔一挥,钦赐某所经费X亿,不得有误,违者当办!

长者在某型号座舱内坐了整整半个钟头,才依依不舍地走下飞机。临行前,长者说,以后你们有什么困难可以直接来找我,希望你们早日将我们的争气机拿出来!大买办拍着薛总的肩膀说意味深长地说:“这是我们真正的争气机!!!”

(同一年,05号原型机坠毁,宣告项目名存实亡的沈飞八三工程泪流满面)

多年后,薛总谈起这一情景时依然感慨万千。长者如此关心和重视我国航空武器的发展,是过去哪位老大都从来没有过的!长者,是薛总知道的,第一个这样支持国产航空型号的老大!

但是事情到了这里还没有完,长者回京之后,正好赶上空军几个不长眼的报告,要求将削减这个型号预定的产量或者干脆转为技术储备,将采购的重点转为苏式战机!大买办一见之下龙颜大怒,怒到什么程度呢?茶杯摔了个粉碎!长者怒曰:谁不愿意用国货就下台嘛!我就不信空军中没有珍惜国货的将军!

2009年,来自棍子第一团的歼-10飞过天安门广场时,已经退居幕后的长者,露出了慈祥的微笑。

8. 现在的辽宁舰,当年的瓦良格

老瓦来中国的故事大家都听说过,也知道长者为了她的归来下过无数道指示,包括和土耳其方面的“国家担保”,现在说说回来之后的事。

船被拖到大连港后第二天,长者就要上去看。当时船内部相当混乱,且船上多处舱室结构强度未经勘测,众人担心安全问题,遂建议硬要去也行,那就在飞行甲板上走走算了。长者怒曰:“只上甲板看风景的话我去美国人的航母好了!死在中国的航空母舰上也没什么大不了嘛!”大家好说歹说晓以大义您老身体倍儿棒不差这一天云云,总算是稳住了长者。

直到03年9月海军和中船重工组织了现场评估之后,认定老瓦的现状还算不错,并进行简单的清理和安装照明灯具工作,长者这才如愿登上了瓦良格并满意的走了几个舱室。还没等下舰,长者就指示,她就是中国海军第一艘航空母舰。

10月在长者的督促下,海军、船舶口和航空口各巨头汇聚北京进行发展航母的综合论证。

11月,三巨头联合向总装备部、国防科工委提交报告,正式提出发展中国航空母舰的综合论证报告。

04年6月,总参谋部、总装备部、国防科工委联合向国务院、中央军委提交了研制中国航空母舰报告。

8月,中央政治局会议批准了研制中国航母的报告。

8月13日,总装备部向海军、船舶重工集团通报,航母工程,也就是世人皆知的048工程正式启动。

.......

9月,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决定,同意长者辞去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的职务。

9. 警卫战士的裤腿

PLA87式军装里配发的士兵冬大衣,下摆较短,训练时还好,站岗时极不利于御寒,基层反映多年,未有结果。

某年冬日,长者深夜批阅文件,有些疲乏,遂出门透透气,和门口的警卫战士聊几句天。长者问战士,大衣这么短,挡不住裤腿,不冷么?

政治合格的警卫战士自然是回答不冷。

本着一个工科生求真务实的精神,长者弯下腰摸了一下战士的裤腿,彻骨的冷。

第二年,PLA换装新式士兵冬大衣。

10. 不是总结

最后,1989年,长者来到北京时,都知道军队里没人信任他,“二等兵”的名头可不是开玩笑,很多老军头都把他当一过渡傀儡。而军队本身也正处于建军以来最大的信心低谷。装备、组织、战法、训练的问题,这都不论了,已经惨到不能再惨,90年的伊拉克都比我们强。最要命的是,连“为谁而战”这个PLA的根本都快出了问题,在PLAN的登陆舰快成了走私船的年代,真以为黄祸里面是乱写的?

2004年,长者离开北京时,他留给继任者的是空军两个系列的三代机和下一代装备发展规划;陆军的拳头部队终于换上了99式和96式,三代装甲车辆家族已经到了出成果的时候;海军的江南四剑客,093型和094型首艇都已经下水,伟大的048工程刚刚启动;而第二炮兵直到今天仍被美军视作最大威胁的“两位数”系列涵盖远中近射程的几大系列已经在长者几乎耳提面命的关照下全部研制成功装备部队。更重要的是,长者严令一律不得经商的人民军队在98抗洪之后,重新赢回了人民的信任。

......

尾声:长者在JW的最后几个月,有人问酷爱去军工科研单位视察的他,还想去哪个单位再看看?

“想去阎良,再看看我们的大预。”

Comment St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