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之忆

2010级即将毕业,摘来信师的片片记忆,留藏心底——20140506

台阶下花圃

日暮黄昏时,青阶石板路

信师的路口,究竟是南来的次数多呢,还是北往的多?

初酿虽然简单,却随着时间发酵,渐渐醇厚起来。

临山一侧的道上,总是落英缤纷。却也是不常走的。

台阶下,苗圃的围栏尘埃静待。静待那玉兰花开。

曾在这里坐下。正是去年日暮风华茂。